《泰州政協》2017年3期-文藝沙龍
發布時間:2017年07月24日 信息來源:王守法

收獲一片“新天地”

王守法

時光荏苒,歲月匆匆。不經意間,學習玉雕已經一周年了。回望這段歷程,從不知如何“入手”到“胸中有格局”,從雕刻第一尊觀音到現在完成十二件作品,真有“無心插柳柳成蔭”之驚喜,雖說付出不少辛勞,但更多的還是收獲。這份收獲,既有玉雕技藝的長進,審美能力的提升,更有內心的豁達與淡然。

衣帶漸寬終不悔,駕馭刀筆日嫻熟。玉石雕刻勞神費心。因為白天忙于事務,所以夜晚才是我從事雕刻的自由時間。在臺燈照亮的一隅,我獨坐在雕刻機旁,或全身心地投入創作,或點一支煙、抿一口茶構思冥想,或屏息凝神執刀運腕,直至凌晨。這樣的日子一年之中幾乎沒有中斷。說不辛苦,那是不現實的。尤其是對我這樣一個年已花甲、“半路出家”的人,每晚長時間的伏案,對于腦力、眼力、體力,都是一個不小的挑戰。但我卻很少感到辛苦,因為從內心深處對雕刻充滿了熱愛,樂此不疲,樂在其中。一年來,我遵循從易到難、從簡到繁、由淺入深的軌跡,不貪快,只求質,在雕刻之路上用心探索著。比如,在雕刻亭子的時候,先試著雕刻有一根鏤空柱子的亭子,再在此后的作品中雕刻全部鏤空的亭子;在雕刻樹木時,先學著雕刻幾片立體的葉子,待手感熟悉了,再雕刻層次分明的樹干、樹枝、樹葉,以及樹皮的紋理皴裂。經過勤學苦練,明顯感受到下手的“分寸感”在逐漸增強,各種雕刻技法也在不斷長進。“觀瀑圖”、“春山問道”、“峽江行”是我這一年來頗為滿意的作品,也是我一步一個腳印,技藝逐步提升的見證。三件作品雖然題材相似,但技術難易不一,高聳的山勢,飄逸的祥云,俯仰生姿的亭閣樹木,神形各異的人物,用不同手法展示了山水田園景象,無論是立意還是雕刻技巧進步之快,都得到了同行眾人的諸多贊嘆。

玉石本已美,雕琢添神韻。一塊原石,集天地之靈氣、蘊歲月之滄桑,令人愛不釋手。輕撫這些氣象萬千的石頭,仿佛感受到它們曾經經受的巖漿灼烤,雪水洗禮,靈動碰撞。這些漂亮的石頭歷經多少輾轉,最終展示于人世,藏于各展館和愛好者之手,真有道不盡的機緣。印象最深的是在60歲生日當天,我獨自出差在外,漫步在異鄉的玉石市場,一塊毫不起眼的小石頭竟深深打動了我。我用一萬二千元元將其買下,后來發現,這竟是一塊較高品質的翡翠。此石與我有緣,是上天賜給我的生日禮物。石之美,在天然,美中不足有瑕疵。一些雖有缺點的石頭經過精心設計雕琢,不僅賦予它們新的外形,而且其美的內涵更勝本初。我親自選購材料、設計雕刻,送給孫兒的一塊翡翠掛件,就是佐證。那塊原石內含一定的絮狀物,且有綹裂。如何構圖,彌補缺陷,我頗費了一番心思。孫兒在馬年出生,我想到龍馬精神、馬到成功、馬上封猴(候)等美好的祝愿,于是借鑒徐悲鴻的“奔馬”造型,順著紋路打樣,解決了綹裂問題,并且巧妙地借用絮狀物,豐滿馬的骨骼肌肉,更好地展現了駿馬神態。這是我的一份心意,更飽含著對孫兒的牽掛與祝福。有時,對石頭美的發現是一種頓悟。2016年春節期間,在把玩一塊小原石時,忽然發現手中原石上一片微黃色的斑塊竟然呈現出一尊觀音的輪廓,甚至手中的禪杖、頭上的紗巾都隱印在褐色的包漿之上,越看越像。我頓時心潮澎湃,徹夜難眠。于是在其下方石紋體現的山涯處,構思雕刻出一位虔誠的童子,隔空遙拜這渾然天成、飄渺空靈的觀音,寥寥數劃,神韻即現。石頭引人遐想,也能勾起珍藏的記憶。離開家鄉多年,家鄉的景,家鄉的情,似乎都淡忘了。但其實不然。那是一個細雨紛飛的夜晚,我正為一塊原石的構圖陷入沉思,久久找不到突破點。但就在凝神思索遠眺窗外的一瞬,埋藏在記憶中的那些模糊的山山水水、道路村莊被瞬間“喚醒”,我想起了自己的故鄉江南,記起了兒時蹣跚走過的石橋,憶起了家鄉雨打芭蕉的韻律,于是靈感乍現,付諸于刀筆,成就了“煙雨江南”這件作品。

雕刻在斗室,悠然見南山。五柳先生詩中的“南山”,表達了一種淡然超脫的生活態度。在未接觸雕刻之前,我對于這種心境的體會,不是太深。為了工作,為了事業和家庭,忙活了大半輩子,現在,頭發已斑白,工作將卸任,兒子已成家,自己心中也多了一份從容與淡泊。這種感覺,從接觸雕刻開始,愈發明顯。坐在雕刻機旁,世間萬物好像與我沒有了關系,眼睛里看到的就是手中的刻刀忽緊忽慢的影子,耳朵里聽到的只剩下刻刀在玉石身上游走的聲音,腦海中思索的就是怎么把心中之美躍然于石上;又好像關系是那么的緊密,萬物都在心中,浮現在作品之中。其實一件作品的境界反映的不僅是技藝,更是心境。心中有丘壑,方寸之中也能見雄渾。我意歸山林,松泉也寄情。心中羈絆太多,意境自然受累。現在回頭看看我所雕刻的作品,從“湖光十色”到“荷塘情趣”,從“金山寺”、“望海樓”到“觀瀑圖”,從“松下問童子”到“春山問道”,每件作品中都有一兩個人物,或坐看云起云落,或寄嘯山林,或知音暢敘。為了雕刻,我投入了最多的情感,有時物我兩忘,自己仿佛成了石中之人。從事玉雕要靜,更要修身養性,不為俗物所牽,不為瑣事所累,該“放下”時懂得“放下”,以悠然的心境看看“南山”,更有新的意趣。于是我在一塊石頭上雕出了錯落有致的菊花,隱隱約約的山峰,還有一老者帶著一名童子綽立眺望,意取五柳先生之“采菊東籬”。

只有實踐,沒有理論的支持,技術提升容易遇到瓶頸。在這一年中的后半段時光,我也重視了書本知識的學習,努力做到學用相長。玉如君子,琢玉之人,結拜君子。一年的雕玉,我除了自我摸索,還得到了多位大師的指點和幫助,心中對他們充滿感謝。花甲之年,能夠找尋一樁興趣,令我心滿意足。我想,待到五年之際,搞一個小小的展覽,不求一鳴驚人,只求自得其樂,豈不快哉!


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美优惠娱乐多一点-亚美am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