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泰州政協》2016年4期-文藝沙龍
發布時間:2016年09月20日 信息來源:市政協辦

嵩?陽?書?院


陳駿驃

?

嵩山主體為太室山,位于登封西北,其勢如《詩經》所記“嵩高惟岳,峻極于天”。太室之陽的蒼翠之中,掩映著的那座古老的院落就是嵩陽書院。走近書院,就是那簡樸的瓦當,青黑的小磚,不高的廳堂,一切并不起眼,但倚在山坡之上,卻給人以步步向上的振奮和向往。

我走進嵩陽書院。

書院的大門是一座木制的牌坊,上有康熙皇帝手書的“高山仰止”四個端莊大字。這是司馬遷在《史記》中對孔夫子的評價,用在這里不僅指“高山”疊起為“嵩”,更表達了這個書院在儒學中的位置。孔子的儒學誕生于百家爭鳴的春秋,因為他的質樸、平和而被諸子的犀利、紛繁和渲染所掩蓋。但千百年來,儒學那注重平民教育和素質,倡導優良社會秩序,強調民生的基本要義被人們接受,以致漢武帝“廢黜百家,獨尊儒術”,形成了儒學歷史的第一個大拐點,使之成為中華文化的主流。儒學的另一個里程碑應該在嵩陽書院,就因為宋代大儒程顥程頤兄弟在這里將儒學作了哲學意義上的闡述,形成“理學”,使儒學的位置更加牢固。時至今日,人們仍是以“高山仰止”心情來拜謁嵩陽書院。

書院十分清靜,只有三三兩兩的游人。先圣殿靜無一人,讓我能從容地鞠了三躬,注目圣像良久,并向先圣默訴,如今的孔子學院已在30多個國家建了100多所,儒學的學習和研究已經走向了世界。

我順著青磚堆砌的臺階拾級而上,路邊的草木一直簇擁至講堂,這就是“程門立雪”的地方。講堂簡樸得有如平民的廳堂,甚至不及山區希望小學的課堂,然而,當年學識淵博的揚時與同學游酢為了求教于老師程頤,竟站在門外雪中等候老師午睡醒來,成為雪人。我讀過宋史,那是名賢輩出的時代,唐宋八大家有六家屬宋,中華古代四大發明有其三出于宋代,可謂群星燦爛,巨匠涌現。那時,嵩陽書院的“二程”能獨占鰲頭,令人頂禮膜拜,可見理學影響之大。難怪“程門立雪”列入成語,留傳百世。

除了“程門立雪”,講堂西側的兩株古柏也吸引著游人,那高大與遒勁決非尋常。相傳兩千多年前的漢武帝便封兩株古柏為“大將軍”與“二將軍”。據植物學家測定“大將軍”有3000歲,“二將軍”竟達4500歲,他們這數千年的閱歷,讓我凝神,仿佛進入到立雪的程門,仿佛見到了來此講學的司馬光、范仲淹、朱熹等名家大儒,仿佛進入到書院更為悠久的歷史??

沿著臺階繼續上升便是“道統祠”,這是書院固有的格式,祠中供奉帝堯、夏禹及周公,祠前有泮池和拱橋。據傳二程規定,凡考中秀才者必繞池三周,以示對中華先祖的尊崇和傳承。時值正午,游人更為稀落,于是我便暗仿古人,恭敬地轉起來,試圖以此加深對理學要旨的領悟,但是總覺得方法似乎是古板。其實,九百年前的二程能認識到萬物皆出自“理”,應該“去人欲”、“存天理”,強調倫理政治,別具一格,自成體系,不僅不呆板,其實就是創新。況且程顥在山西晉城為官時曾巧妙地“辨年察奸”,表現出極佳的辦案能力,可見理學大師也并不迂腐。

最后一進是藏書樓,居書院最高處。如今樓中已不藏書,卻是小賣部。但站在樓前往遠處放眼,可見三皇寨那郁郁蔥蔥的偉姿。可惜時間太緊未能去瞻仰人祖三皇(天皇、地皇、人皇)開天辟地之圣跡。據說,那里有泰山之雄、華山之峻、恒山之奇、衡山之秀,居中原之中,中岳之中,可謂中華之根。嵩陽書院就佇立在這里。

?

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美优惠娱乐多一点-亚美am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