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熱“冷板凳”的人——記泰州市政協常委潘時常
發布時間:2016年07月12日 信息來源:市政協辦

?一部散發著油墨清香的《特色文化城市構建:理論、實踐及探索》擺放在我的案頭。閱讀潘時常同志的這部著作,看著案旁書柜里一排排這十多年來他們編著出版的“發展藍皮書”,內心充滿了感動。此刻尤其體味到“事在人為”這句話的深刻。又聽說江蘇省社科院前段專門推介了泰州分院的經驗,不由想到曾經的那里的領頭人,我是個過來之人,當年常憂心于社科研究難有起色,此刻卻由衷贊嘆:他們真正把“冷板凳”坐熱了。

機關里,把被安排到有職無權、“清水衙門”的人,習慣地稱為“坐冷板凳”。

潘時常同志就是這樣一個甘坐又坐熱冷板凳的人。平心說,這樣的人在機關不多。他是市第二、三、四屆政協委員,10多年來,始終堅持把摸情況、說真話、謀良策作為自己的職責。

時常條件不錯,曾長期從事部隊新聞工作,干得十分出彩,直當到濟南軍區宣傳部新聞干事、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、解放軍報特約記者,官至第六十七集團軍宣傳處處長。轉業泰州的時候,數十名軍轉干部中綜合積分排名第一。按規定,這個條件可任選崗位,一般人指定選工商、稅務、供電等實權部門無疑,而他卻沒有多想,沒有猶豫,一下選擇了市委宣傳部。宣傳部這個單位牌子不小,名聲不小,但在一般人眼里,到底“清水”了一些。除了一支筆、一張嘴,沒有多少讓人羨慕的“硬招”。

盡管他職級本已是正處,但根據政策,進入地方序列后還需半路起跑,從正科干起。擔任宣傳部新聞科(處)長的那幾年,他盡心盡責,干得風生水起。特別是每年的幾個戰役性宣傳報道,從工作策劃、制訂方案到組織人馬、率隊采訪,到審稿、改稿,有時甚至還為記者代筆,事情做得有板有眼,幾乎無需部領導操心。其中新泰州實施的小城鎮建設、交通工程“黃橋戰役”、赴廣州、深圳招商引資等異地采訪和戰役性宣傳,都得到了市主要領導的贊揚。不久,領導決定讓他去社科聯任副職主持工作仍兼著宣傳部的新聞事務。社科聯這個單位,就是在宣傳系統也是冷而又冷的冷板凳了。人沒幾個,打開局面不容易。當然話說回來,這類行當,你真想干,也有干不完的事。但手中無米,喚雞不靈,加之社科工作又是軟任務,省以下,搞哲學社會科學的理論隊伍又不強,社科聯去聯絡誰?能出多少研究成果?于是,在一些人眼中,這個機構有它不多,無它不少。這個地位十分尷尬。你去了,不想干,只要正常開門應付應付,日子也混得下去,上面不會多來問你,也不會怪你。我在宣傳部門工作多年,知道這個行當想來的不多,能來的不多,真正重視的地方不多,有所作為的地方更不多。

但時常不同了,他相信事在人為,決心把冷板凳坐熱。出手之招是建立、擴大隊伍。把社科聯組織延伸到市(區)、高校,把全市的理論工作者、研究愛好者盡可能地動員起來。短短幾年,各級各類學會、研究會迅速擴展,十多年后的今天,已達五十多個。他抓住泰州市委、市政府與江蘇省社科院合作共建泰州分院這個契機,推動成立了相關研究基地,一批理論研究骨干成了分院和基地的特約研究員,一個本來務虛的機構硬是被他做實了。這在當時,全省獨一無二。有了平臺,有了隊伍,有了組織網絡,這個天就算是撐起來了。下面就是如何開展研究工作。

時常懂成事之道:服務大局,貼近實際,有為有位。他工作的主業,呼應了政協對每一個委員的要求。

每年,通過調查研究、公開征集、領導圈點,確定一批應用性重點課題;圍繞本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、難點、熱點,常年開展決策咨詢;普及性的社科活動也搞得有聲有色。為培育內生動力,保證研究質量,他們實行“課題招標”,這十多年來,投標近千份,中標三百多項。一個原來理論研究氣氛并不濃的新建市,“課題招標”漸成各個單位和有志者普遍著意、競相參與的一個機會。作品一批接著一批不斷問世,著作一部接著一部不斷推出。靠創新做成了很多看似難以做成的事,靠滴水穿石的精神打造了一個又一個社科品牌,工作很快躍入全省先進行列,不少經驗被介紹推廣,直令機關部門刮目相看,讓領導刮目相看,讓社科界刮目相看。這里,成了本地社科理論研究的中心,成了社科工作者的娘家,更成了領導機關決策工作的咨詢機構。許多行業、部門常常主動前來請他們牽頭研究課題,時常更是成了市領導的常客。領導重視,社會支持,工作風生水起,辦公條件、研究條件也隨之不斷改善。論這方面的發展,說是機關突出、全省乃至全國地級市社科界一流絕非虛言,這幾年外地社科界同行到他這里取經的可謂絡繹不絕,本來的冰鍋冷灶竟有了一點門庭若市的味道。政協每年的參政議政活動他要參加好幾場,有時甚至一天還不止參加一個活動,常常超出他所在的界別范圍,并且每次都精心準備,認真發言,奉獻了不少政府改進工作的“金點子”。

外地社科界的朋友曾問我:泰州這方面的工作究竟有何門道?我答:說簡單也簡單,八個字:事在人為,有為有位。對時常他們的工作我是有發言權的。這些年,我每年參加社科作品評審,他們每年都出一大批成果。一年又一年,由衷贊嘆:研究的“貼近”“求實”一年好似一年,作品的針對性、指導性一年強似一年,幾乎是一年一個成色。同七八年、十幾年前比,無論是研究的廣度、深度,還是作品的數量、質量都躥上了幾個臺階。這里面浸透了時常“坐熱冷板凳”的心血。他不再年輕,這幾年已經滿頭染霜,卻仍然保持著那份激情。夜以繼日是常事,犧牲節假是常事,因工作推掉飯局是常事。他沒有多少其他嗜好,最大的愛好就是學習、思考,最大的投入就是策劃、寫作、審稿。那種奮進狀態使人每每想起“皓首窮經”這句成語。

一個干部,一生中,崗位會幾經變動,免不了會坐坐冷板凳的。勉強去坐,是一種消極,坐著怨著,指定無所作為;甘坐,是一種境界,體現了正確的價值觀和權力觀;甘坐又坐熱,是責任心和能力的體現。位高權重者作出業績固然值得肯定,但不算稀奇,清水衙門能大有作為得到普遍認同則要高看幾眼。

時常是面鏡子。

?

????? (作者為鳳凰出版社泰州分社總編輯、江蘇省社科院科學發展觀研究基地特約研究員,泰州職業技術學院原黨委書記,研究員)

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美优惠娱乐多一点-亚美am8